资本争夺公开发行许可证

石开基金管理公司的批准再次“激动”了正在“等待”公开发行许可的私募基金所有者。

据了解,包括博道、朱雀和重阳在内的许多“强大”私募机构已经提交申请,寻求公开发行许可证。各个公司的人员和制度已经到位。一旦获得公开发行许可证,相应的公开发行业务就可以立即开始。

私人股本老板并不是唯一觊觎公共基金许可证的人。

在仍在排队申请的45家基金公司中,不仅有雄心勃勃的保险“掠夺者”,还有互联网公司等背景独特的公司。

根据中国证监会网站披露的最新信息,3月3日,石开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获得批准。

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股东均为自然人。

其中,陈吴极的贡献率最高,为65%,陈丽为15.4%,王广国、李国麟、陈敏和朱钦来为4.9%。

据悉,陈吴极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陈丽是总经理,朱琴是监察长。

事实上,陈吴极也有公开募股的背景。他是富国基金的副总经理兼投资总监。

去年6月,彭阳基金成为业内首家“私募部”公开发行。

面对庞大的公募基金市场,许多强大的私募基金也想寻求公募许可。

例如,去年5月,博多基金向中国证监会提交了申请材料,并于去年11月收到反馈。

此外,朱雀投资于去年9月提交了申请材料,崇阳基金于2015年12月提交了申请材料。

一家大型私募股权基金公司告诉记者,该公司已经根据公开发行机构前台和后台的配置要求做了相应的准备。

无论是硬件、软件还是人员配置,它们都是完整的。一旦获得公开发行许可证,他们就可以开展相关业务。

业内一位长期跟踪私募基金的分析师认为,私募申请公募牌照,主要基于几方面考虑:第一,业务能够多元化,产品线也能够更丰富多样;第二,进入公募有助于直接提升资金量,扩大管理规模,可利用公募平台引入长线资金,包括社保基金、养老金、年金等;第三,目前私募基金在宣传上有诸多限制,转为公募有助于加强品牌效应;第四,不少大型私募有完善和庞大的投研团队,建立公募体系有助于人才汇聚和激励。一位长期跟踪私募股权基金的业内分析师认为,私募股权申请公开发行许可证主要基于几个考虑因素:首先,企业可以多元化,产品线可以更加多元化;第二,上市有助于直接增加资金量,扩大管理规模。公开发行平台可用于引入长期基金,包括社会保障基金、养老金、年金等。第三,目前私募股权基金的公开性有很多限制。转向公开发行将有助于加强品牌效应。第四,许多大型私募机构都有完善的大型投资和研究团队,建立公开配售制度有助于人才的聚集和激励。

上述大型私募股权基金人员也坦言,获得公开发行许可证意味着能够开展更加多元化的业务,能够获得的资金规模超出了私募股权的能力范围。

事实上,觊觎公共基金许可证的不仅仅是私募股权老板。

在仍在排队申请的45家基金公司中,不仅有雄心勃勃的保险“掠夺者”,还有互联网公司等背景独特的公司。

去年10月,中国证监会批准成立华南基金,该基金完全由南华期货出资。这是中国第一家由期货公司出资的公共基金管理公司。

此外,第一家股东均为自然人的公募基金公司惠安基金(Huian Fund)、第一家外资控股的基金公司恒生前海基金、第一家私募股权基金公司彭阳基金和第一家房地产基金公司绿色基金,均于去年获批。

这意味着公开发行基金发起人的背景变得更加多样化,给行业带来了新的氛围。

据海通证券统计,截至2016年底,中国已批准121家具有公开发行管理资格的机构,包括108家基金公司、12家证券公司和1家保险公司。

从股东角度来看,在已成立的108家公开发行基金公司中,证券公司是绝对的主力军,共有50家;共有25个信托部门、15家银行、4个保险部门、1个私募部门、1个互联网部门、1个个人部门、1个房地产部门,其余来自其他派别。

业内一位基金分析师表示,大多数基金公司的注册资本为1.2亿元人民币,而最大的基金公司的注册资本为7.5亿元人民币。然而,管理的资产规模往往是数百亿、数千亿甚至数万亿元。

虽然基金的利率近年来呈下降趋势,但管理费的数额仍然惊人,因为其规模庞大。

因此,各种资本都愿意进入基金行业。

然而,这么多新上市公司的成立令人担心同质化。

该行业的一位基金分析师认为,许多基金公司正朝着全面资产管理公司的目标前进,追求完整的产品线,参与各种业务竞争,很少看到投资策略的差异。

然而,随着竞争的加剧,后来者复制领导者的模式并不容易。

因此,如何找到差异化的发展路径成为新上市基金公司发展的一个问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