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季度公共基金的总利润直线下降,田弘以每天6911万元的收入成为最大赢家。

刘春燕深圳、近日,134家基金公司旗下基金二季报披露收官。

凭借天弘余额宝的规模效应,天弘基金以62.2亿元利润成为最赚钱的公司,汇添富紧随其后,另有易方达、工银瑞信、建信基金在2019年二季度盈利超30亿元。

虽然二季度A股经历了高开低走,但贵州茅台、中国平安仍是基金最爱,持有上述两只股票的基金数量较2019年一季度有所提升。

业内人士认为,防御性行业中长期都优于大多数的其他行业。

未来经济形势怎么样?哪类行业被看好?有基金经理表示,权益投资正在变得困难;固收产品中,债市出现阶段性调整概率加大。

天弘基金最赚钱南方基金成“亏损王”据Wind资讯显示,二季度134家基金公司旗下7686只基金合计盈利382.83亿元,而在一季度,7325只基金整体实现盈利6272.79亿元,二季度公募基金的盈利能力下降明显。

但整体2019年上半年基金合计盈利6655.62亿元。

具体来看,A股二季度高开低走,与其关联紧密的权益类基金总体亏损,其中,股票型基金、混合型基金分别亏损241.19亿元、96.36亿元。

而其他类型基金均取得不同程度的盈利,货币基金凭借其庞大的规模效应成为2019年二季度最赚钱的基金类型,为531.43亿元,债券型基金以158.29亿元的利润位居第二,其次是另类投资基金和QDII基金,分别实现利润18.03亿元和12.64亿元。

“各种基金盈利的模式不同,而货币基金只有在做出规模效应、突破一个平衡点的时候盈利才能较快增长,日常中哪怕是0.01个点的收益率上涨都需要基金经理精准挑选,小公司的货币基金竞争力远不如大公司。

”某业内人士向记者描述到。

公司方面,2019年二季度有86家基金公司整体实现盈利,占比达到64.18%。

其中固收规模较大且权益基金整体表现较好的基金公司二季度盈利较多,天弘基金以62.2亿元的利润位居二季度最赚钱基金公司榜首,平均一天赚6911.11万元,汇添富以61.83亿元利润紧随其后。

另有易方达、工银瑞信、建信基金在2019年二季度盈利超30亿元,分别为40.18亿元、37.42亿元和31.82亿元。

此外,南方基金成为2019年二季度的“亏损王”,净利润为-40.79亿元,东方资管以25.69亿元位列亏损榜第二名。

另有富国基金、中邮基金在二季度亏损额超10亿元。

上千只基金扎堆平安、茅台据Wind资讯显示,截至2019年二季度末,从基金的资产配置来看,公募基金的资产总规模为13.41万亿元,其中持股总市值1.96万亿元。

从持股市值的行业分布来看,二季度基金持股行业集中度有所提升,制造业是基金公司的第一大重仓行业,占据股票投资市值比例的半壁江山,为51.24%;金融业以16.52%位列第二。

两行业仓位较2019年一季度均有提升。

此外,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房地产业的仓位也大于4%,分别为6.51%、4.2%,均低于一季度末的仓位。

事实上,2019年二季报中的重仓股仍是投资者关注的焦点。

从个股在基金持仓中出现的频率来看,中国平安、贵州茅台最受基金公司“偏爱”,分别被1238只、1118只基金持有;五粮液、伊利股份、格力电器、招商银行等大盘蓝筹股同样受基金欢迎,上述四家公司分别被736、718、699、668只基金持有。

此外,美的集团、中信证券、兴业银行被500只以上的基金持有;工商银行被476只基金持有。

而在2019年一季报中,仅有中国平安、贵州茅台两家公司的持股基金数超过700只,重仓持股基金数最多的仍是中国平安,837只基金重仓持有;持有贵州茅台的基金也达到720只。

“白酒、乳业等防御类行业的收入增速和利润增速在经济下行阶段,相比于其他行业,无论是涨幅还是持续时间的表现,都优于大多数的其他行业,中长期依旧如此。

”某权益类基金经理肯定地向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一季度,公募基金行业诞生了多只“爆款”产品,其中睿远成长价值特别受关注。

其公布的二季度报告显示,睿远成长价值首度建仓的个股有立讯精密、科伦药业、东方雨虹、隆基股份、腾讯控股、新和成、万华化学、H&H国际控股、纳思达和国瓷材料。

上述十大重仓股中,纳思达是颇受市场争议的一只股票,公司在借壳上市后频频并购,此后产生的商誉过百亿元。

但在2019年上半年的业绩预告中,公司盈利同比增长了12%-31%。

此外,公司目前的PE为25.29倍,远低于Wind同类行业78.79倍的平均值,而这或许成为了基金经理重仓该股的理由。

市场风格快速趋同权益投资正变得困难二季度已过,未来走势如何?2019年上半年,权益类基金中消费类一骑绝尘,对于后市,景顺长城研究总监刘彦春直言,权益投资正在变得困难。

刘彦春进一步向记者解释称,市场估值水平已经回归近几年均值附近。

所谓的“核心资产”定价中普遍包含了较为乐观的增长预期。

最大的风险在于市场风格快速趋同,部分资产交易拥挤,估值初步泡沫化。

估值高企必然导致市场整体抗风险能力较弱,下半年一旦出现风险事件,部分行业可能出现较大幅度调整。

但看长远些,我们总是乐观的。

时间可以消弭估值与基本面之间的阶段性背离。

债基作为2018年的大赢家,今年以来表现逊于权益类基金,多数基金经理此前也不乐观看待。

平安基金某固收基金经理向记者表示,虽然现在部分政策利好债市,但是考虑到货币政策以结构性调整为主,不搞大水漫灌,且下周受财政缴款、逆回购到期等影响,资金面可能波动,资金成本可能继续抬升,进而对债市形成影响。

“无风险收益率下行趋势未变,但绝对收益率已经处于低位,叠加资金面可能波动,债市出现阶段性调整概率加大。

”上述固收基金经理总结道。

“目前,信用债收益率出现分化,AA及以上收益率水平处于历史20%-30%分位数,而AA以下低评级信用债目前仍远高于历史均值,其中5年AA-处于75%历史分位水平,3年AA-处于历史57%分位,1年AA-处于历史54%分位,预计2019年低评级信用债利率将有所回落。

”另一位固收类基金经理向记者列出上述信用债数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