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白云机场改扩建工程2.4亿工程4500万成交

《华夏时报》记者侯军和广州实习生赵伊婧报道称,被列为广东省重点项目的白云机场改扩建工程存在严重违规行为,如操纵投标、非法分包、巨额现金转标等。

7月25日,《中国时报》(公开号码:中国时报)记者报道了“白云机场营业额2.4亿项目:本田商用车一天现金交易3200万现金”的话题,引起了广泛关注。

然而,事件曝光后,有关单位有不同的态度。

除白云机场改扩建项目的上级单位广东机场管理集团和广东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表示将介入调查外,涉案中标人广东工业设备安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胜安公司”)对此事表现冷淡,拒绝接受记者采访。其办公室工作人员甚至对记者提出的公司老板将举行何种会议的问题闪烁其词。

2014年12月初,业主单位广东机场管理集团有限公司项目建设指挥部发布招标公告,寻求广州白云国际机场扩建工程交通中心及停车楼机电安装工程投标人。

这是广东省重点工程白云机场改扩建项目。建设内容是工程范围内给排水、通风、人防工程、智能工程等设备的采购和安装。该项目的投标总价为2.4亿元。

两周后,项目招标的标底公布,其中广州机电安装有限公司、广东水电二局有限公司、广东工业设备安装有限公司、广东田源工程有限公司、广州水电设备安装有限公司、江西安装有限公司六家公司通过资格审查,进入下一轮。

2015年1月,宣布了该项目的最终获奖结果。广东省工业设备安装有限公司以2.3986亿元成为第一中标候选人,其次是广州市机电安装有限公司和广州市水电设备安装有限公司

据《中国时报》记者掌握的资料显示,一个名叫杨光谋的神秘人是此次竞标的幕后推手,最终通过盛安公司赢得了竞标。

然而,中标后,该项目被移交给了具体的承包商黄慕龙和邱牟鹏。

一位专门参与上述事宜的人士告诉记者,在项目中标结果公布之前,杨广谋曾多次告诉他,他是通过一些关系经营该项目的,并已收到潜在买家甲的1000多万元预付款

不久之后,杨告诉他这个项目已经成功,并要求甲一次性支付剩余的3000万元。

因此,黄慕龙成为上述项目的最终承包商,随后他的员工支付了3200万元的投标买入价(相关详情见“白云机场2.4亿项目变成了投标黑屏”)。

黄慕龙和a等人讨论此事的录音显示,黄慕龙在解释他获得目标的原因时表示,他最终在上述项目中与杨光某达成了合作,因为他认识到一次性结算是转移目标的规则。

在录音中,黄还称这种事情是非法的,并要求在场的人不要录音。

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一份用来解决与其他人员纠纷的文件上,黄某人说我是作为杨总(杨光谋)的代表负责机场项目的。

此外,他还表示从未有任何违规行为(包括利息转移、项目购买等)。)与省安保公司和杨光某在此项目中合作。

材料上还有黄的签名。

据了解,上述材料是黄某人给省保安公司的指示。

由于黄光裕与其合伙人之间的纠纷,黄光裕在被怀疑非法向他人借用资质并中标的省级证券公司出面协调后,做出了维护自身权益的自我声明。

然而,该材料披露了违反该项目的所有细节,即该项目是由省安保公司授予的,杨将该项目转让给黄。

非法国有企业避免采访一名举报黄某人违法的人。他告诉记者,他已经多次向省安全公司报告此事。最初,省保安公司非常重视此事,并要求黄某人妥善处理此事,以防止省保安公司卷入其中。

但是后来,省里的安全态度改变了,不再关注。

不过,根据省保安公司第四分公司负责人的记录,他们对白云机场项目的分包合同非常清楚,希望通过世界杯彩票手机软件处理承包商之间的纠纷。

8月3日,省公安厅第四分局总经理张于丹面对记者的采访要求,双手鞠躬拒绝,表示不便谈及此事。

在省安保公司,潘的办公室人员直接拒绝了记者关于采访白云机场项目违反规定的要求。

7月21日、22日和8月3日,记者在工作时间三次前往盛安公司,但公司总经理金卫东没有露面。

对此,这位姓潘的员工表示,老板在外面开会。

当记者询问会议记录和会议的具体名称时,潘保密地回答。

广东工业设备安装有限公司是广东建设工程集团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后者是广东省人民政府下属的国有独资企业。

与省安保公司直接拒绝接受采访相比,参与此事的项目业主单位表现积极。

广东机场管理集团宣传部对《中国时报》(公开号码:中国时报)记者表示,该报道发表后,广东民航机场建设有限公司高度重视,按照程序尽快展开调查,采访了举报人,并向上级做了汇报。

公司正严格按照程序进行进一步的深入调查。

广东机场管理集团的上级和党委态度坚决,要求认真深入调查,查明真相,明确责任。

公司相关人员如有违纪行为,将按纪律严肃处理。

涉嫌违法的线索将移交司法机关。

8月3日,广东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广东省机场管理集团的上级单位)纪委负责人表示,他们已经注意到相关报道,并要求相关单位认真调查此事,但调查需要一些时间。

北京郝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云志指出,根据《建筑法》第28条的规定,承包人将所有承包工程分包给他人,或者以分包的名义肢解工程,然后再分包给他人,不派出工程管理团队,不进行质量、安全、进度等管理,不履行合同约定的合同义务,都是违法的。

但是,《建筑法》第29条规定,合法分包应符合四个条件:(1)承包工程的一部分可以分包,但在总承包的情况下,建设工程主体结构的施工必须由总承包人自己完成;(2)分包商应具有相应的资质;(3)除总承包合同约定的分包外,其他分包须经建设单位批准;(4)禁止分包商再次分包合同工程。

违反上述条件之一的,视为非法分包。

省级证券公司违反上述规定,涉嫌违法的,应当追究其违法责任。

王云志说。

他还指出,公安机关和纪检部门应介入对媒体曝光操纵投标和大量现金买卖的调查,以查明真相,追究违规者的责任,并向公众作出解释。

据了解,引发腐败风暴的白云机场项目现已进入实施阶段,但只有约五分之一的项目数量已经完成。

发表评论